支付X
购买账号:未登录

单价:2元

支付方式:
立即注册

面对集采 原研药企要“躺平”吗?

234
发布人:原云
联系电话:17688587382

药品集采对进口原研产品的影响一直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议题。原研药企究竟是“中标死、出局生”,还是如去年拜耳总裁StefanOelrich所说的“不久就会实现正向增长”?

 

  我们选取已执行较长时间的第1批与第2批集采产品,运用【智能药物大数据分析平台PharmaONE】的中国整体市场放大销售数据与【中国药店零售数据库R-PDB】的零售销售数据,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。

 

  1、国产仿品替代效果达到,中选仿品功不可没

 

  图1和图2分别统计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原研/仿品整体市场销售额占比。由图可知,仿品的销售额占比在集采执行后均有一定程度的提高。第1批集采品规中,仿品的占比从43%升至51%(增长8%),第2批从73%升至84%(增长11%)。这一增长主要归功于中选仿品占比的增加。

 

  图1.第1批集采品规原研/仿品整体市场销售额占比

 

  图2.第2批集采品规原研/仿品整体市场销售额占比

 

  2、中选原研放量明显,未中选原研销量下滑

 

  图3和图4分别统计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量变化。由图可知,未中选原研的销量均有超过20%的下降,而中选原研的销量却大幅增加。这一发现符合大家对集采放量的预期。

 

  图3.第1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量变化

 

  图4.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量变化

 

  3、中标出局都不好过,中标好像更难过

 

  图3和图4分别统计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。由图可知,无论中选与否,2020年销售额均有大幅下降,且中选原研的降幅比未中选原研更大。第1批中选原研比未中选原研多降了16%,第2批多降了4%。随着第2批集采执行时间的变长,两者的降幅差值可能会越来越趋近于第1批集采,并不存在StefanOelrich所说的“不久就会实现正向增长”。

 

  图5.第1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 图6.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 5批集采原研企业的参与程度也证实了原研对集采的看法。从图7可以看出,原研企业参与集采的积极性始终不高,原研中标的通用名数占比始终在10%上下浮动。

 

 

 图7.1-5批集采原研中标通用名数占比

 

  4、原研企业都在尝试布局零售“回血”

 

 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,原研企业也没有“坐以待毙”,而是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。

 

  我们选择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相关的原研企业5家(分别是拜耳、默沙东、勃林格殷格翰、赛诺菲和施贵宝),分析了这些企业15款相关原研产品(见表1)的整体市场及零售端的表现情况。

 

 

 表1.五家原研药企1-2批集采涉及的原研产品

 

  经过分析,我们发现了2个结论:

 

  1.中选原研销售额降幅远大于未中选原研

 

  图8-12分别展示了这5家企业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情况。可以发现,中选原研2020年的销售额降幅均远大于未中选原研。中选原研的降幅都在40%以上甚至高达99%,而未中选原研的降幅基本小于30%。

 

 

 图8.拜耳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

 图9.默沙东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 图10.勃林格殷格翰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

药品集采对进口原研产品的影响一直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议题。原研药企究竟是“中标死、出局生”,还是如去年拜耳总裁StefanOelrich所说的“不久就会实现正向增长”?

 

  我们选取已执行较长时间的第1批与第2批集采产品,运用【智能药物大数据分析平台PharmaONE】的中国整体市场放大销售数据与【中国药店零售数据库R-PDB】的零售销售数据,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。

 

  1、国产仿品替代效果达到,中选仿品功不可没

 

  图1和图2分别统计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原研/仿品整体市场销售额占比。由图可知,仿品的销售额占比在集采执行后均有一定程度的提高。第1批集采品规中,仿品的占比从43%升至51%(增长8%),第2批从73%升至84%(增长11%)。这一增长主要归功于中选仿品占比的增加。

 

  图1.第1批集采品规原研/仿品整体市场销售额占比

 

  图2.第2批集采品规原研/仿品整体市场销售额占比

 

  2、中选原研放量明显,未中选原研销量下滑

 

  图3和图4分别统计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量变化。由图可知,未中选原研的销量均有超过20%的下降,而中选原研的销量却大幅增加。这一发现符合大家对集采放量的预期。

 

  图3.第1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量变化

 

  图4.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量变化

 

  3、中标出局都不好过,中标好像更难过

 

  图3和图4分别统计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。由图可知,无论中选与否,2020年销售额均有大幅下降,且中选原研的降幅比未中选原研更大。第1批中选原研比未中选原研多降了16%,第2批多降了4%。随着第2批集采执行时间的变长,两者的降幅差值可能会越来越趋近于第1批集采,并不存在StefanOelrich所说的“不久就会实现正向增长”。

 

  图5.第1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 图6.第2批集采品规涉及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 5批集采原研企业的参与程度也证实了原研对集采的看法。从图7可以看出,原研企业参与集采的积极性始终不高,原研中标的通用名数占比始终在10%上下浮动。

 

 

 图7.1-5批集采原研中标通用名数占比

 

  4、原研企业都在尝试布局零售“回血”

 

 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,原研企业也没有“坐以待毙”,而是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。

 

  我们选择了第1批和第2批集采品规相关的原研企业5家(分别是拜耳、默沙东、勃林格殷格翰、赛诺菲和施贵宝),分析了这些企业15款相关原研产品(见表1)的整体市场及零售端的表现情况。

 

 

 表1.五家原研药企1-2批集采涉及的原研产品

 

  经过分析,我们发现了2个结论:

 

  1.中选原研销售额降幅远大于未中选原研

 

  图8-12分别展示了这5家企业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情况。可以发现,中选原研2020年的销售额降幅均远大于未中选原研。中选原研的降幅都在40%以上甚至高达99%,而未中选原研的降幅基本小于30%。

 

 

 图8.拜耳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

 图9.默沙东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

 

  图10.勃林格殷格翰1-2批集采品规相关原研整体市场销售额变化